關於部落格
  • 1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美軍在伊拉克監獄促巴格達迪“崛起”

  極端組織“伊斯蘭國”一名高級頭目近期接受英國媒體採訪,講述這一組織從醞釀到興盛的過程。在他看來,正是伊拉克戰爭期間美軍在伊設立的監獄,為不少後來的“伊斯蘭國”高級成員提供了“安全”的聯絡和策劃地點,而這一組織頭目阿布·貝克爾·巴格達迪因善於幫助平息在押者間紛爭而得到美軍賞識,在監獄內行動自由,幾乎如入無人之境,最終因表現良好被美軍釋放。“如果沒有美軍在伊拉克的監獄,就不會有現在的‘伊斯蘭國’。”這名高級頭目說。   監獄成最安全聚會地點   這名高級頭目化名“阿布·艾哈邁德”,是“伊斯蘭國”創建初期的最核心成員之一,上月接受英國《衛報》記者馬丁·查洛夫專訪,講述他從被抓入獄到出獄參與“伊斯蘭國”行動的經歷。   艾哈邁德2004年夏天被美軍送至伊拉克南部的布卡監獄,在這裡首次結識巴格達迪和一些後來的“伊斯蘭國”高級頭目。   艾哈邁德坦言,他當時非常害怕進布卡監獄,但不久就發現那裡遠好於預期,甚至為他們提供了不少“機會”。   “在(首都)巴格達或者其他地方,我們不可能像這樣所有人都聚集到一起。   這種做法不可思議地危險,但在這裡(監獄),我們不僅安全,而且距離整個‘基地’組織高層只有幾百米。”艾哈邁德說。   布卡監獄當時關押約2.4萬人,劃分為24個營區。在押者根據關押時間長短、是否在獄中犯事以及危險程度穿紅色、橙色、黃色和綠色等不同顏色囚服。不少極端人員在監獄內並非相互隔離,而是可以相互聯絡,甚至暗中策劃陰謀。   “我們有太多時間可以坐下來策劃。”艾哈邁德說,布卡監獄可以稱得上“伊斯蘭國”的“管理學院”,“這是個完美的環境,我們都同意一旦出去就重新集結起來。”   巴格達迪備受美軍尊重   美軍監獄不僅幫助極端人員“集結”,還見證了巴格達迪的“崛起”。   巴格達迪2003年幫助組建了一個武裝組織,2004年2月在費盧傑被美軍逮捕。不過,那個組織當時名不見經傳,巴格達迪的知名度也遠不及當時的“基地”組織伊拉克分支頭目阿布·穆薩卜·扎卡維。   讓巴格達迪“地位”獲得提升的是監獄方面的“認可”。艾哈邁德和另兩名前在押人員告訴《衛報》記者,巴格達迪被美軍視作“麻煩平息者”,能幫助獄方處理各類派別紛爭,維持監獄事態穩定。   “我現在回頭看,(覺得)他當時是利用這種紛爭和(美軍)征服政策來得到他想要的,那就是地位。這種辦法奏效了。”艾哈邁德說。   艾哈邁德說,駐伊美軍“非常尊重”巴格達迪,“如果他希望找另一個營區的人,他就可以,而我們不行”。就是在這個階段,“他(巴格達迪)所主導的一個新策略正在(美軍)眼皮底下發起,那就是組建‘伊斯蘭國’。”   2004年12月,美軍認定巴格達迪“不再具有威脅”,將他釋放。   “如果沒有美軍在伊拉克的監獄,就不會有現在的‘伊斯蘭國’。”艾哈邁德說。   美國政府“萬萬沒想到”   《衛報》報道,伊拉克政府預計,“伊斯蘭國”眼下最核心的25名頭目中,大約17人於2004年至2011年期間在美軍控制的伊拉克監獄中待過,一些人後來由美軍移送伊拉克當局看押,在數年來的一系列越獄事件中逃脫,最終成為“伊斯蘭國”重要成員。   “不少‘伊斯蘭國’領導層成員,以及相當一部分中層和基層士兵來自布卡監獄,”美國戰略情報咨詢企業“蘇凡集團”安全分析師帕特裡克·斯金納說,“多年來,在布卡監獄關押的人數以萬計。他們出獄後,無所事事,就建立了這一組織,顯然,他們在獄中已經做了準備工作。”   這一情況顯然出乎美方意料,而巴格達迪最終借美軍監獄逐步成為如今最臭名昭著的極端組織頭目似乎更讓人吃驚。   布卡監獄前指揮官肯尼思·金回憶,巴格達迪出獄時,回頭看了一眼監獄的美方管理人員,稱“希望將來在紐約再見”。   安全分析師斯金納說,布卡監獄的美方管理層試圖將最強硬和最具暴力的在押人員隔離,但因人員太多,美軍人手緊缺,在押人員間的聯絡無法完全控制,為如今的安全形勢埋下隱患。另一方面,當時“沒有任何人”能夠想到巴格達迪出獄後能犯下令全世界震驚的恐怖罪行。   曾擔任2003年至2011年曆屆美國駐伊大使特別顧問的阿裡·海德里告訴《衛報》記者,美軍高層部分人士後來意識到,伊拉克的美軍監獄正產生與預期截然相反的效果,“它們被(極端人員)用來策劃、組織、任命領導人併發動襲擊”。據新華社電  (原標題:美軍在伊拉克監獄促巴格達迪“崛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